http://www.buycialisonlineovernight.com

有什么好看的穿越小说有哪些好看的穿越女主小

  所以,她下定决心,一定要以长辈先贤为标榜,要更霸气侧漏一点,不要让长辈的威风在自己这里失传。

  想写篇爽文来的,总觉得宅斗不止是下药下舌头,女人的舞台应该更宽广一点,我姑之,诸位姑妄听之。

  文笔好,人物生动萌点多,情节方面前期很不错,后期就比较走流水了。这篇文对当时女性的描写,对士族的描写,对各种的矛盾冲突,甚至是,都让人感觉到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书荒可撸!

  开头觉得基调闷,不过越看越入佳境,感情戏少,事业线很好看,立意,人物塑造,爽度,文笔,都不错,就是结尾仓促!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自己出生时,乳母小声说:此女生于三月三,只怕家中老人不喜啊。

  生在公卿世家,就算没法呼风唤雨,改朝换代,能够不愁吃穿,金玉满堂,也算投得个好胎了吧。

  这一本也不算全然的事业线,感情描写比重也大,人物塑造比较成功,故事情节挺好,文笔不错。女主自立自强,不依赖男人,苏爽符合基本的逻辑和价值观,不脸谱化。

  文风诙谐,妙趣横生,情节设定新潮,很搞笑很有意思,集穿越、言情、玄幻、武侠于一体,精彩绝伦,基本上是笑的从头抽搐到尾。

  又甜又宠的温馨文,月下一贯的风格,一口气看完,没啥烂狗血,全篇从头到尾只说了一件事儿:什么叫命好!

  设定很独特,前后情节衔接自然,虽然男主正式出场较晚,前期酱油得厉害,但女主的经历确实很吸引人,不会因为前期没有感情戏就枯燥,遗憾的是结尾仓促了。

  在平行世界的盛世大唐,似乎是她的幸运;但穿越成一个和离归的弃妇,又好似是她的不幸。王玫王九娘,从来没想过要过什么富贵、巾帼力压须眉的快意生活,她只想安安乐乐地活下去。可是,安乐的生活,情投意合的夫君,都并不是轻易能够得到的。树欲静而风不止,九娘子渐渐才明白这个道理。

  作者爱情观成熟,笔风稳健,人物的塑造很成功,细节都非常靠谱,虽女主的设定俗气常见,剧情倒有几分亮点,酣畅淋漓一口气看完!

  这是一个穿越成书院山长之女的姑娘吃吃喝喝慢慢长大,沾了满袖书香染了一身的故事。

  轻松舒心的文,立意新颖,格局比较大,前期种田后期励志强国,女主不装不小白,男主不吊不会作,金手指开的大但是不影响剧情合,可以一看!

  历史还原度最高的后宫文,文笔有个性又细腻,色彩鲜亮明丽得过分,以为代表,宫廷的倾轧、斗争、丑恶又缓缓展现出来,众人的变化如此自然而唏嘘,值得每个人读一次!

  当范玥终于学会走、能够方便时,他坐在子孙桶上,感受到了一种陌生而萧索的悲伤。

  半岁能言,一岁善道。两岁成诗,三岁能书。四岁理事,五岁管家。六岁迎来,七岁送往。到八岁上,内可将奴仆、姨娘和作对的姐妹得上中下三开花、轻松取偏心眼子的亲妈一血,外可塔下反杀作耗的各类猪队友亲戚、指导亲爹如何在朝局上站队。

  看过宅斗文的人必看,这个短篇总结了宅斗世界的客观规律。主角男穿女进入宅斗文,犀利的吐槽+描写让太了,让我一直不停地哈哈哈哈哈哈哈,大爱!

  “你对朕投怀送抱,就是为了得到……真命天子的龙气?!”这是狂怒暴起的昭元帝。

  “那是当然,有什么好看的穿越小说比起你来,我家麻将皮毛软和,又会撒娇,这才是暖床的极品。”这是怀抱肥猫“麻将”,外表懒宅脑抽,内里腹黑扭曲的女主丹离。

  面对手握,欲改的清韵斋,丹离要如何保住她每日饱吸的天子龙气?她的水晶钗,到底藏有怎样的秘密?

  PS:本书历史年代架空,宫斗有,术法有,悬疑惊悚有,抽风搞笑与暗黑交杂。

  早期看过的比较有特色的女术士文,在女频泛滥穿越中,一本比较让人耳目一新的书,女术士为了龙气进宫当妃子,当时还是很红的文,可看!

  这是一篇老文,非常有个人特色,作者处理感情描述比较成熟,很饱满,一点不腻歪,男主温润如玉,坚韧,女主坚强、温柔、开朗,学生时代熬夜看的,值得一看~

  刚毕业的桥梁工程监理员齐理因发现工程质量问题,被人身死,穿越成康熙年间十岁女孩粟娘

  他从九品河道,步步高升,和予取予求,是否还能保持那份纯直与真情?

  她不明历史,不知雍正不知九龙,由奴仆而得封诰命,在市井、官宦生活中觊觎她的各色男子,

  这本也是清穿经典,难得不玛丽苏的女作者,文笔不错,少有的理科女生穿越,日常超棒,形象塑造的非常成功又不落俗套,个人仙草!

  文笔流畅,小地主家的宅斗故事。不是爽文,但是好看,心酸,无奈。没有金手指 ,也没有玛丽苏,女主讨喜,故事戛然而止,让人意犹未尽,隐隐有些失落。

  女尊文的仙草,多年过后,依然无法忘怀。文章很细腻,读起来颇有韵味,故事里的每段感情都很真实,值得一看!

  情节流畅,节奏把握很好,写的很紧凑,每一章都会设下激动的悬念,无论是内宅争斗还是政事把控都做得很好,每次/阳谋都跌宕起伏、险象环生。

  :阅心书客,推书+资源,小说均可免费下载+免费在线阅读,欢迎抱大腿!

  他穿越以后,她也穿越了。这时候她才知道,原来那时候的「轻轻一吻」,是这个意思。

  黎晚南她妈给她安排了一门相亲,她妈絮絮叨叨在她耳边说:「阿南,虽然你现在工作忙,可到了年纪该嫁人还得嫁,别天天说自己忙!」

  没等黎晚南捂住耳朵,她妈强硬地拉下她的手说:「这次给你安排的人,你绝对满意!」

  到底是怎么样的金龟婿才让挑剔万分的老妈也能说出「满意」二字?黎晚南满心疑惑地走到说好的咖啡店,在靠窗的坐了下来,她支着头看向外头车流往来,感叹大好时光不和姐妹们逛街拍 VLOG,竟然来咖啡店干相亲这种老掉牙的事情。

  黎晚南下意识就抬起头,在她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失望就在心头蔓延开,相亲就相亲吧,怎么还找了个老男人!

  老男人围着一块巴宝莉的围巾,身着高定,有礼貌地拉开她对面的椅子,他跟着黎晚南的视线看向外头,突然开口道:「我是不是看起来很老?」

  黎晚南勉强笑了笑,拿起杯子喝了口咖啡,她的下巴生的好看,老男人盯了一会儿,擦了擦眼睛。

  「这么好的天气,小姑娘不出去玩,怎么一个人在咖啡店?」老男人的搭讪让黎晚南感觉一阵不耐烦,她几次想抓着身侧的包就站起来,良好的教养又让她一本正经地端坐在上和和气气地和对方说话。

  「我在等我男朋友。」她着重说了「男朋友」三个字,就想让对方知难而退,没想到对方不仅没有后退,还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笑道:「也是,你这么漂亮,应该早就有男朋友了。」

  黎晚南站了起来,对方的眼睛彻底惹怒了她,她拿起手中的杯子就想泼过去,没想到对方动作更快,一手抓着她的手腕,将她的手强硬地摁了下去,他笑道:「小姑娘家,别发脾气。」

  老男人耸了耸肩就要走,他离开之前突然俯下身子亲了黎晚南的嘴唇,只是轻轻一碰。黎晚南下意识就给了他一巴掌,老男人也不恼火,转身就走了。

  老男人的上留了一个钱包,黎晚南想把钱包直接扔了,最后想了想放进自己包里。

  她也不想相亲了,现在就想回家好好洗洗自己的嘴巴。她起身付了钱后,看到门口走进来一个男人,男人背光就够好看了,等他走到黎晚南面前,黎晚南彻底走不动了。

  男人正值青壮年,举手投足之间都是风度,他看了看黎晚南,忽而笑了起来,伸手道:「你好,我是季鹤延。」

  两个人面对面坐了下来,黎晚南刻意避开之前和老男人一起坐过的,季鹤延却直直地那个座位,他看了看外面的风景说:「这个采光好。」

  两人很快交谈了起来,季鹤延说话风趣,为人幽默,不一会儿就把黎晚南逗得不停发笑,老男人在黎晚南心里留下的阴影慢慢消散了。

  「囡囡,季先生怎么样啊?」黎妈妈揶揄道:「我可听说你们两个交谈甚欢了。」

  黎晚南抬起头仿佛又想到了那天的愉悦,她娇嗔道:「好了好了,我听你话好好和对方交往一段时间。」

  黎晚南打开电脑,先是查收了一下第二天的工作流程,随后打开微信和小姐妹们一起分享了第一次相亲的经历,她夸张地形容道:「我刚开始看到有个老男人坐在我面前,我都快疯了!」

  黎晚南去上班的时候,前台小姐姐悄悄把她拉到一旁,整理了一下对方散乱的头发后语重心长地说道:「姐,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黎晚南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有些不解道:「还能是什么日子,正常上班的日子喽。」

  前台恨铁不成钢地朝一指,对着黎晚南道:「你看看办公室那群老女人都穿得花枝招展的,你还不懂吗?」

  「今天是太子爷来巡视的日子,你就这么随随便便来了?」前台在后头跺脚道:「好歹穿条裙子吧!」

  黎晚南穿着裤装,气场十足地推开自己的门,她暗想太子爷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可是有相亲对象的人。

  太子爷来了,黎晚南当仁不让地陪着他一起巡视,太子爷嘴巴上关心着,眼睛却一直看着黎晚南,等一圈转下来差不多了,他笑着拉着黎晚南的手说:「黎主任,赏脸吃个午饭吗?」

  太子爷就算想吃粗茶便饭,的领导都不会乐意,最后商定到一家新开的米其林餐厅去。

  这家餐厅开业的时候不隆重,但短短几个月内就赢得了众多老饕的赞扬,众多美食毫不吝啬地为这家餐厅做免费宣传。

  太子爷的眼睛还在黎晚南身上,有什么好看的穿越小说他毫不在意地挥手道:「没事,我早说了随便吃点就好了。」

  领导们一个个点头说是,转头就道:「那小黎陪张总去前面那家酒店吃吧。」

  黎晚南觉得自己明明是搞业务的,怎么连的生理需求都要满足?她正打算直接装病就走,就看到季鹤延从厨走了出来,他擦了擦手有些惊讶地看着黎晚南道:「晚南?你怎么来了。」

  季鹤延虽然穿着厨师服,可一点儿也没遮盖他身上的帅气,他比太子爷还高了一头。

  那天黎晚南和季鹤延相谈甚欢,但却没有询问对方的职业,今天看到他从后厨出来,第一个反应却是:结婚之后不用自己煮饭!

  还没等黎晚南把话说完,季鹤延欣喜着打断道:「怎么没有了。」他转头看向前台小妹说:「你让人把我的整理一下,带他们过去。」

  太子爷暗暗打量着季鹤延,他暗想,对方不过是个普通厨师,怎么还这么大手笔,说请客就请客,这儿人气高,价格更高,他装大方的请客,到时候别连租都付不起。

  黎晚南没有跟着领导进,她拉着季鹤延的手把自己的递过去,她嘴里道:「过会儿你就刷我的卡,这儿消费太高了。」

  黎晚南急了,她把卡塞在季鹤延口袋里,强硬道:「你知道这儿有多贵吗!不准乱花钱。」

  季鹤延哭笑不得地接过卡,在黎晚南快要出门的时候问道:「你这么心疼我啊?」

  黎晚南翻了个白眼,她没想到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季大厨,竟然是个头脑一热就会干蠢事的人,她回头道:「我只是觉得我们才见过一次,让你请客,名不正言不顺的。」

  季鹤延拿着卡有些,几个穿厨师袍的人从后厨出来,就见他们老板拿着一张金卡站在门口,他们前去突然拿走老板的卡,随后拿在手里看了看笑道:「季公子总算开窍知道给小情人办一张副卡了?」

  「哟,稀奇了。」几个人笑着道:「这里面是有几个亿才能让你随便刷啊!」他们看热闹似的去查卡的限度,看着卡一问朋友,不过才 20 万,顿时一个个抱着肚子笑了起来,他们看着季鹤延道:「了不得,还不够你出去花天酒地一次的。」

  季鹤延抢过卡,宝贝似地放进自己的口袋,还拍了拍,最后道:「你不懂,这里面都是爱。」

  太子爷阴魂不散算是在驻扎下来了,没事一下黎晚南,有事找黎晚南商量,烦得她得了上班综合恐惧症,一下班就把通讯全部拉黑。

  黎晚南从大厦出来打了个喷嚏,因为手头还有一些活没做完,她整了整随身的东西又去那家咖啡店,那位相亲的季先生她好久没联系了,对方在把卡寄给她之后也了无音讯,可能也发现双方消费不合,不适合继续下去。

  黎晚南推开门,深深吸了一口咖啡香,她对点单的人说:「一杯美式,不加糖。」随后打开了她的电脑,开始看文件。

  老男人举手投降,他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道:「你帮我把这个转交给季鹤延好不好?」

  他不仅知道,还知道季鹤延,黎晚南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看着老男人觉得有些害怕,她不敢伸手拿信,暗地里已经拿出手机打算拨 110 了。

  「你别啊,不过是让你传个信而已。」老男:「你要是不传信,我把你所有信息哦。」

  黎晚南看着老男人越走越远,终于消失在视线的尽头,她转而看向手上的信,信封有些黄了,封口处贴了一个贴纸,是只可爱的兔子,她记得她家里也有这个系列的贴纸,很可爱。

  季鹤延还是像第一次见面那样,打扮得体地进来,黎晚南想,要不是亲眼看到对方从后厨出来,她怎么也不相信对方只是一个厨师。

  原本有些疑惑地季鹤延在看到信封上的字后不自觉地皱起眉来,他打开那个兔子贴纸,从里面拿出一张信纸来,开头就写了「你很喜欢黎晚南」。

  黎晚南坐在一边,就看着季鹤延的脸越来越难看,她不自觉就放低了自己的呼吸声,随后她听到「啪」地一声,季鹤延把那张纸拍在桌面上,脸色渐渐发青。

  「怎么了?」黎晚南问道,她的眼睛牢牢地盯着纸,迫切地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晚上要出门的时候,季鹤延下意识地把黎晚南护在身侧,他地看着上的车辆。

  「最近工作上的事情比较多。」黎晚南疏远地说道:「那家餐厅看起来生意很好,季先生肯定也很忙。」

  顿时黎晚南就尴尬了,她看向季鹤延,斟酌着说道:「季先生,我们可能不合适。」

  初中时看过的一本小说,现在已经大学了,不再看网文,但是确实是很惊艳的一本小说。

  凭我看过的穿越,言情,都市,修仙,校园,,玄幻小说的经验来看,现在也很难忘,不想剧透。所以,题主信的过我,不妨一试。

  诶……不堪回首的过往,初中真的很网文,感觉错过了很多,还是希望题主好好学习吧。

  《情人泪·岁月尽头》《废后将军》《水煮大神》《胭脂债》《一念,一念相思》《拜相为后》《神仙肉》《东风恶》《第一宠》《明月入君怀》等。作者是一度君华。她的文整体来说挺好的,就是太虐了

  《因为风就在那里》玖月晞《亲爱的佛罗伊德》《亲爱的阿基米德》玖月晞的亲爱的系列听说挺好看的。但是我因为太忙了,没时间看,就看了半本佛洛伊德,还走了

  《七根凶简》《三线》《怨气撞铃》《半妖司藤》《四月间事》等尾鱼的文。她的文有点恐怖小说吧,其实我感觉还好。但是她的文真的很好。可能你不这样认为吧。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吧

  《有匪》《大英雄时代》priest,p大的文。你应该知道她。镇魂的作者。她的写的棒,言情写的要跟出彩。希望你喜欢。的还有,等我想起来了再加

  ??《清风入梦之怡殇》一本完全不一样的穿越小说,没有金手指。有无奈,悲伤,更多的是幸福。超赞的一本小说。

  她是一个留日学生,睡梦中发魂穿越,回到清朝宫廷之中,附身于因恋慕十二阿哥而新婚的十三阿哥福晋兆佳氏身上。两人从陌生到相识相知、相...

  ??《嫔妃这职业》不一般的穿越文,很好看啊,强推?女主淡然又心机深,看完文我都不知道男女主是否相爱。以爱之名,囚困他心。但谁能分清爱是什么?谁又爱谁?

  男主是土生土长的皇孙,他认为三妻四妾乃的象征。女主是穿越人士,有严重洁癖,不了任何不洁之物,更何况男主想纳妾,迥异不同的两人,磕磕碰碰,最后还是携手幸福。还不错的文

  司马十七郎和卢八娘之所以能够执手一生,第一个原因是年龄相当,君生我亦生,都到了成亲的时候,寻寻觅觅间就遇到了;第二个原因是门当户对,一个皇孙,一个世家女,正是一对儿;第三个原因是他爱地位,一心,选中了她,而她爱钱财富贵,接受了他。

  于是这对青年男女,凑到了一起,经历了无数的坎坷,相互扶助携手过了一辈子,最终他有了地位,她有了钱财富贵。这时,有人告诉他们,这就是爱情。

  身为贤妻,就得他表妹,他小妾,他老娘? 你不让我痛痛快快活,还让我任你爽爽快快乐? 让女人穿越就是让她学会三从四德? 若让人窝囊着活,不如让人痛快后死。

  短评:看了几本月下蝶影的小说了。本文女主亲爹厌继母恶,由赐婚嫁给端王,新婚之初便被端王侧妃下药而亡,女主穿越而来,霸气管家,小妾,与男主鹣鲽情深。男主自遇见女主便只宠女主啦。

  穿越成刚出嫁的农村小媳妇,没有极品亲戚,因为原身就是最大的极品!苏婉好不容易把新婚丈夫以及丈夫的一家,好感度从负数刷正了,却发现她的丈夫很有可能是日后高中抛妻娶贵女的宰相。她是休夫呢,休夫呢,还是休夫呢?

  碎碎念:女主穿越,现代是演员,穿成富商女,闹腾嫁给了穷书生男主。男主看着帅气高冷,实际,,孩子气。两人从陌生到熟悉,从防备到相爱,男主对女主超宠。很喜欢女主撩男主的片段。

  一样锦,织成新纱百蝶飞;二样锦,云鬓玉颜自珍惜;三样锦,青丝编就同;四样锦,棒打鸳鸯誓不离;五样锦,男耕女织自甘心;六样锦,天高水长岭逶迤;七样锦;双花双叶又双喜;八样锦,菱花镜里又重圆;九样锦,夫贵妻荣门第显;十样锦,儿孙绕膝尽堪传。

  前文女主遇渣男,受尽委屈,还好女主自强,与之和离。回娘家带着一家人发家致富男主是武状元,家世好,因事而下放,与女主相爱。

  ps:大部分是正剧,不看,不看修仙,不看超长文。95%的书都看过,放心入坑。

  “本宫再问你一句,有什么好看的穿越小说你到底嫁还是不嫁!”冷冽的男声在夏子安的耳边炸开,她慢慢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男子俊美却的面容。

  她眸色一凝,怎么回事?她不是死了吗?她记得自己被,身中五枪,已经死了的。

  子安还没回过神来,脸上便遭了狠狠的一记耳光,直打得她昏头转向,眼冒。

  嘴里一阵的味道钻上来,她吐了一口鲜血,感觉到背上辣的疼痛,她陡然抬头,狂怒在眸子里焚烧,脑子里残留的记忆告诉她,方才原主被乱棍杖打魂归西天,她才得以穿越在原主身上复活。

  一道绿色的身影扑过来,拉开了慕容桥,哭着说:“殿下,不要为难姐姐了,父亲那日虽然醉酒,确实错应了将我许配给梁王殿下的。要姐姐代嫁确实为难了她,再说,姐姐心里也一直思慕殿下您,您这样逼她,岂不是要把逼死吗?”来人梨花带雨,一副娇弱的模样,正是夏子安的庶妹夏婉儿。

  子安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但是身上的疼痛让她倒抽了一口冷气,站立不稳,双腿一软又倒在了地上,脑子里残留的记忆和这两人的对话让她立刻判断清楚了眼前的情况。

  原主的父亲,是当朝丞相,在一个月前与梁王殿下饮酒,醉酒之时答应了梁王殿下迎娶夏婉儿的要求。

  丞相酒醒后后悔不已,他平生最宠爱妾室玲珑夫人所出的庶女夏婉儿,怎么可能真的舍得将她嫁给的梁王?

  夏子安虽是嫡女,在丞相府却从未享受过嫡女的尊荣,她的母亲更是被丞相厌弃。

  方才在院子里发生的事情,一一灌入子安的脑子里,慕容桥不仅和丞相府的人一起她嫁给梁王,还对她用了刑,她甚至能听到原主夏子安临死前的哀求和她死前那漫天的。

  夏子安怒火丛生,慕容桥便轻蔑地看着她,一脚踹了过来:“凭你也配思慕本宫?呸,你这样的货色,便是送给本宫做妾,本宫也不会要你。”

  夏子安本就受了刑,这一脚毫不留情,踹得她一口鲜血吐出,她握住双拳,眼底狂怒越发炽盛。

  夏婉儿柔柔弱弱地上前,一脸内疚地继续道:“姐姐,对不起,我曾答应过你,不会对太子殿下有非分之想,可是,情之一字,实在让人无法控制,我越是压抑对太子殿下的思念,这份思念便越深,越无法自拔,恕我不得不您对我的。”

  慕容桥大怒,“你竟然敢婉儿与本宫在一起?你这种女人,实在是太了。”

  夏婉儿连忙拉住慕容桥的手,哽咽道:“殿下不要怪姐姐,本来做妹妹的就不该与姐姐争,是我的不是,是我没能控制自己的感情……”

  夏婉儿看着底下狼狈不堪的夏子安,眼底闪过一丝,却用哀求的语气道:“姐姐,求你成全我与太子殿下吧,妹妹会一辈子记得您的。”

  子安吸着冷气,冷冷地看着两人旁若无人地表演恩爱,心头觉得厌烦不已,她在现代是特工组的军医,来往皆豪爽痛快之辈,不屑与这种矫情恶心的人说话。

  她脑子里残留的记忆告诉她,梁王腿有残疾,且他生性,虽没娶正妃,府中却有十余名姬妾,而且,听闻这些姬妾有半数都残废了,可想而知,她们在王府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子安住疼痛,用尽全力,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拿我一生的幸福去成全你吗?你真不要脸!”

  慕容桥闻言,陡然大怒,看向廊前坐在椅子上的夏婉儿之母玲珑夫人,“还不打更待何时?”

  玲珑夫人一直都在看着,她心中着实焦虑万分,如果夏子安不答应,自己的女儿婉儿便要嫁给梁王那个了,今日太子前来施压,她本以为夏子安会答应,却不料三番四次,就是不肯松口。

  如今听得殿下的吩咐,她再也不住满心的,道:“来啊,给我打,狠狠地打,打到她答应为止。”

  玲珑夫人一声令下,两名的下人便摁住子安,棍杖声声落在夏子安的背上,直打得她,血肉模糊。

  八年特工生涯,练就了她钢铁一般的意志,她咬着牙关,承受着原本不属于她的耻辱与痛打,一口口的鲜血从嘴里溢出,背上的棍杖几乎要把她所有的骨头都打断。

  玲珑夫人与慕容桥都没想到夏子安会这般的口硬,玲珑恼火至极,也顾不得维持自己的威仪,疾步下来,一手抓起子安额前的头发,用力地把她的头拽起来,恶狠狠地道:“你若不肯答应,便是自寻死。”

  子安呸了一声,满口的鲜血吐在玲珑夫人的脸上,玲珑夫人怒极,拽住她的头发把她的脑袋狠狠地摁在地上,用脚踩在她的后脑勺上,“我让你嘴硬,让你嘴硬!”

  慕容桥冷声道:“还与她废话什么?她若不答应,便按照丞相之前的计策,以通奸之罪,把她母亲休出去,且看那袁氏以这等不堪的被休出府去,还能不能活下去。”

  子头狂怒,狂怒之中,夹着一丝心痛,这不是属于她的情感,这是原主留在大脑和心里的情感,可以想象,原主死前,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她的母亲袁氏。

  昏沉中,子安只听到一道威严的声音缓缓响起,“明日就是婚礼了,再打伤一点,昏迷中抬上花轿去,梁王要的只是相府嫡女为王妃,至于她日后是残疾还是毁容,梁王不会管。”

  子安死死地记住了这把声音,特工生涯的经验告知她,这把声音应该是原主的父亲夏丞相。

  她缓缓地睁开眼睛,眼前是一张青肿难分的圆脸,她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小荪?”

  子安住辣的疼痛,缓缓地站起来,地一步步方才玲珑夫人坐的椅子上,她的双腿和背上伤得厉害,这样坐在椅子上,便等同坐在针毡上,但是,这样尖锐的疼痛,可以让她的大脑保持。

  双手握成拳,触及中指一道冰冷的金属,她一怔,迅速低头,夺魄环?夺魄环竟然也跟了过来?

  夺魄环是她在特工组的时候,科学家研制出来的一种武器,里面有一块芯片,可以自动吸附阳光与空气中的电,变的武器。

  子安缓缓地闭上眼睛,方才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如同电影一般在脑子里反复播放。

  小荪地道:“夫人在玲珑夫人抓住您的时候,到老夫人屋中闹了一场,老夫人一怒之下,把夫人关在了暗室中。”

  老夫人?子安脑子里闪过一张衰老但威严的脸,一个为了家族荣耀可以六亲不认的老女人。

  “去告诉老夫人和相爷,说我愿意上花轿,但是前提是要他放了母亲。”子安声音平和地说。

  小荪听到这里,哭得更是伤心,她知道小姐已经没有法子了,若不嫁,必定就是死一条。

  她是被抬进来的,老夫府严厉,自然容不得袁氏大闹,命人痛打了一顿,打得半死。

  玲珑夫人亲自送袁氏回来,她得意地看着子安,“早晚是要答应的,早一些答应,便可少受一些皮肉之苦,何必呢?真是贱骨头!”

  玲珑夫人,陈玲珑,以寡。妇的身份嫁入相府,入府后生了龙凤胎,女儿夏婉儿,儿子夏霖,自此便深得夏丞相宠爱,明明是妾的位分,却对外玲珑夫人,直接褫夺了袁氏当家主母的位子。

  子安阴鸷地盯着她,忽地扬起手,用尽的力气,狠狠地打了玲珑夫人一记耳光。

  子安冷冷地道:“这一巴掌,是利息,你欠夏子安的,我会一笔一笔地讨回来。”

  “好啊,了你,来啊……”玲珑夫人正欲唤人,子安一手拔下头上的簪子,快如闪电般以簪子抵住玲珑夫人的脖子。

  子安起来,“横竖不过一死,夫人要不要拿你尊贵的命来与我的命相博?”

  “请个大夫来,为我母亲医治,否则,我就是死,也不会上花轿!”说完,她撤下发簪,缓缓地把散落肩膀的秀发盘起,挽成一个干脆利落的发髻。

  玲珑夫人眼底生出怨毒,恨不得把子安千刀万剐,但是她也知道如今不宜再激怒她,否则她真的上花轿,婉儿做太子妃美梦就要破碎了。

  她哼了一声,“等着吧!”等她真的嫁到了梁王府,等待她的就是猪狗不如的生活了。

  玲珑夫人确实为袁氏雇请了大夫,子安自然也取了一些白药和内伤药服下,大夫药箱里有针包,她给了三两银子,把针包买下来。

  大夫看到子安身上的伤,有些诧异她为何还能站起来,这样的伤势,起码要在床上趴上半个月。

  大夫走后,袁氏缓缓转醒,看到自己的女儿满脸满身的伤,她不禁悲从中来,“是母亲害了你。”

  子安握住她的手,泪意涌上,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容易掉泪的人,但是看到袁氏眼底深深的疼惜,没享受过母爱的她也不住心头颤动。

  耳边,不断响起一道声音:我不甘心,我好恨,若有人为我报仇,我下辈子做牛做答……

  子安唇瓣勾起一抹的冷笑,“没错,筹谋,把害我们母女的人,一个个地送入。”

  她在特工组是军医,但是偶尔也要出任务,在现代,她的手也染满了鲜血,所杀之人,都是的人。

  她心头有些不安,但是这种不安,慢慢地变成了一种奇怪的兴奋,一种即将复仇的兴奋。

  子安服了药,昏昏沉沉,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几乎是立刻便睁开了眼睛。

  “你若乖乖听话,父亲自然不会亏待你母亲,但是若你明日耍什么花样,就休怪我无情!”

  说完,丢下一纸休书,再冷冷地道:“你若上了花轿,这休书便自行,若不上,这休书便要公告天下。”

  袁氏捡起那张休书,一个字一个字地看清楚,休书以她淫。荡勾搭下人的,公诸天下,休出门去,各不相干。

  她缓缓地闭上眼睛,想起前,那容貌俊美的男子痴情地对她说,这一辈子,只爱你一人,永不分离。

  她要撕了那休书,子安却一手夺过来,放在袖袋中,对袁氏道:“这封休书,是一把利刃,你要握住这把利刃,捅进害你的脏里。”

  袁氏在嫁给夏丞相之前,是名动天下的才女,饱览群书,虽不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却也是个七窍玲珑心的女子。

  玲珑夫人与夏婉儿亲自过来盯着,玲珑夫人在送子安出门的时候,低声:“你今天最好乖乖上了花轿,否则,有你好受的。”

  夏婉儿也上前,冷笑道:“纵然你是嫡长女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要嫁个一个残废?听闻梁王不仁,专爱姬妾,你这位王妃,不知道能不能熬过一年呢?你若死了,也实在可惜啊,以后我便找不到人了。”

  老夫人极尽慈爱地对子安道:“日后嫁到王府去,便不可再像没出嫁前那样胡闹了,身为王妃,皆要谨慎,端庄,大气,千万不要像你母亲那样,整日只知道争风吃醋,撒泼。”

  老夫人不放过任何机会袁氏,即便在宫中女官的面前,亦是如此。因为,袁氏嫁入相府之前,名声太大,加上入府后不曾生有儿子,老夫人早就想休了她。

  一顶铺着名贵彩绸帷子的大红花轿在相府的门口等着,桥门饰以翠石,彰显新娘身份华贵。

  仪仗队肃立两旁,喜笛吹响,长长的鞭炮,点了一串又一串,炸得整条街道都一片飘红。

  一身喜服的新郎官梁王慕容鑫威风凛凛地坐在白马上,手持缰绳神情倨傲地看着喜娘背着他的新娘子夏子安出来。

  坐在白马之上,姿态,浑然看不出残疾腿伤,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个鲜衣怒马的俊美青年。

  当今的太子殿下慕容桥也一同来了,为自己的兄长迎亲。他实在是太高兴了,夏子安嫁给了那废物兄长,自己便可迎娶夏婉儿,得丞相的支持,得到这天下,也是指日可待的。

  四周聚满了围观的宾客与百姓,热闹哄哄,今日可是当今的亲子梁王迎娶当朝夏丞相的嫡女之喜,自当轰动。

  正欲上花轿的时候,却见新娘子陡然从喜娘的背上跃下,扯下红盖头,掷于地上,冷冷地宣布:“我不嫁!”

  这一变故,让宾客和围观的百姓都惊呆了,这相府大小姐是疯了吗?如今花轿都临门了哪里还能耍小性子说不嫁?

  夏丞相怔了一下,眼底生出愠怒,一个箭步上前,捡起红头巾便想给她蒙上,然而,夏子安却退后一步,冷冷地看着他。

  “不许胡闹,今天是你和梁王的大好日子,可不许胡闹的。”夏丞相脸色都变了,没想到她这些天一直乖顺,却是留到今天才闹,他真是太大意了。

  子安背负一身的伤,把凤冠落下,一步一瘸地走到马匹前,跪在梁王的面前,抬起倔强的下巴,“梁王殿下,臣女今日并非故意落殿下的面子,臣女悔婚,,父亲和太子殿下以相逼,更了我母亲通奸,要休了她逼臣女嫁给梁王殿下,好让家妹夏婉儿嫁给太子为妃,臣女不能让殿下被人利用,所以才会在今日公然悔婚,臣女愿受梁王与皇后娘娘的处置,万死不怨!”

  梁王看到子安一步一瘸地走过来的时候,狂怒已经抵达了巅峰,他扬起阴郁的眸子,盯着夏丞相,冷冷地道:“很好,很好,本王算是见识了相爷的手段。”

  慕容桥没想到夏子安竟然会在这么多皇公大臣文武百官面前上花轿,还把昨天的事情说了出来,狂怒至极,上前一脚就踹倒了子安,“,你什么?”

  夏丞相也是一脸的疾首,惊怒道:“孽女,嫁给殿下,是你千方百计求来的,我本不肯答应,是你死活要嫁入王府为妃,如今这般胡搅蛮缠,到底是何人教你的?是不是你母亲还是心心念念要把你嫁给太子殿下好日后成凤?父亲早跟你说过,不可有此贪念,得梁王殿下眷顾,已是你三生修来的!”

  众人听得此言,不禁怀疑地看向夏子安,丞相为人虽不算正直,可一个父亲想必是做不出此等女儿的事情来,莫非其中真的有内情?

  想那夏子安的母亲袁氏,也曾是个心头高的女子,莫非,真的是她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太子殿下好日后问鼎后位?

  一个是当朝一品大员,一个是深闺妇人和少女,从人品上,大家当然愿意相信丞相。

  子安看到众人的眸光,神色不变,从袖袋里取出一封休书,“这封休书,是父亲昨天留下,父亲说,若我愿意上花轿,这封休书便可毁掉,若不上,便以此休书公告天下,议我母亲的罪。”

  夏丞相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他是做梦都没想到夏子安竟敢把这封休书真的公告天下了,昨天留下这封休书,本是想施压于她,让她乖巧听话,如今却成了。

  梁王面无表情地看着夏子安,“你拒上花轿悔婚一事,自有皇后处理,你且等着吧。”

  说完,他淡淡地瞧了太子慕容桥一眼,道:“太子殿下,你和丞相的好礼,做兄长的收下了,铭记心头!”

  在相府对面的楼台上,站着一个身穿玄色锦袍的男子,面容清冷,眉如寒剑,眸若深海,他临风而立,身上贵气,如神诋一般,睥睨一切。

  “王爷,要不要下去帮一下梁王?这般,只怕他如今都快气死了。”身旁一名身穿黑色衣裳的带刀护卫问道。

  敢得罪太子的人,还真没几个,这丫头,有骨气,只可惜,有骨气的人,往往死得惨。

  夏丞相见梁王走了,心中顿时慌张,不主地看向太子慕容桥,慕容桥恼怒至极,没想到他这般办事不力,连自己的女儿都没办法摆平,哪里还愿意留在这里丢人现眼?

  迎亲队伍的新郎与太子都走了,队伍自然没有留下,一转眼,这满府的热闹都成了空。

  夏丞相与玲珑夫人都不知道如何就处理眼下的局面,倒是老夫人从府中走出来,威严而不失气度地对众歉,“今日之事,扰了诸位,诸位先回吧,日后老身再登门致歉。”

  众人见老夫人下了逐客令,也知道热闹怕是看不成了,倒是那夏子安,这样上花轿丢了相爷的面子,只怕不会落得什么好啊。

  而且,是她上的花轿,皇后娘娘要问罪,自然就问她,以皇后娘娘的手段……哎,模样挺好的一个姑娘,只怕是红颜薄命了。

  此人是安亲王,当年曾是袁氏的裙下之臣,至今没娶,坊间传闻,他为了袁氏发誓终生不娶。

  男子勾唇冷漠一笑,“以皇嫂的为人,岂会轻易放过她?不出两个时辰,她便会召夏子安入宫,本王跟你赌一两银子,夏子安会死在回府的上。”

  侍卫笑道:“好,赌了,今日这场戏,夏子安安排得不错,想来是个有脑子的女子,属下就赌她能多扑腾两天。”

  子安被拖了回去,丢在院子里,还没等老夫人发话,夏丞相便上前狠狠地踢了她几脚,口中怒道:“,你丢尽了我的脸,我杀了你都嫌不够的。”

  子安本伤势就重,再挨了他几脚,哪里受得住?当场就几乎昏过去,她数度捏住指环,想杀了夏丞相,但是都极力住。

  老夫:“如今打有什么用?梁王如今必定是入宫去了,你想想如何应对皇后娘娘的怒气吧。”

  老夫人横了他一眼,“还能这么样?此事必须有一个人出来承担后果,便把所有的都推给那小便是,皇后娘娘与梁王都只需要惩处一个人面子而已,不会过多地于你。只是你啊,真不是母亲说你,这么大的事情,你竟毫无防备,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夏丞相被老夫人说了几句,心中怒气又升,踹了子安一脚,道:“谁想她会这样呢?昨晚都是答应了的。”

  玲珑夫人忧心忡忡地道:“母亲,如今不是追究的时候,把她交出去就能平息皇后娘娘的吗?”

  “走一步算一步,皇后娘娘必定是要传她入宫问罪的,你们都给我摆出灭亲的姿态来。”老夫。

  玲珑夫人低头瞧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子安一眼,厌恶地道:“真没想到她心机这般深沉,竟把我们大家都了。”

  话音刚落,夏婉儿便冲了出来,作为一名深闺少女,她不能出现在外面,后来听了下人禀报,说夏子安上花轿,还在相府门口闹了一通,害得太子殿下没面子。

  她急怒之下便冲了出来,见子安被打在地上,她想也不想,发恨就冲上去,骑着子安左右开弓,连续打了几个耳光。

  然而还不解恨,想再打的时候,子安陡然睁开眼睛,她用尽的力气,把夏婉儿翻在右侧,一口咬住她的耳朵,咬得颤抖,却死死不放。

  血从她的嘴角渗出,夏婉儿痛得尖声大叫,双手双脚扑打着子安,子安愣是不撒手。

  子安被几名下人拖开,玲珑夫人上前便给了她几个耳光,只打得她自己的手都发麻生痛,子安嘴里有鲜血溢出,她浑然不顾,竟放声大笑,“好,打吧,逼急了我,大家就抱着一块死,都别想活着。”

  夏丞相见她态度还是这般的,气得浑身发抖,“马上到祖牌位前跪着,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起来,直到皇后娘娘的旨意到来为止。”

  子安抬头扬眸,眸子里有倔强冷峻的,额头的血还在渗下来,一滴,一滴,叫人瞧着触目惊心。

  血沿着她身后的地板开出一朵朵的海棠,纤弱的背影挺得很直很直,她握住拳头,住心尖的微痛,这不是她的情绪,只是原主残留在大脑里的,原主始终渴望这一份父爱。

  夏婉儿被下人扶了回去,子安若再用点力,必定把她的耳朵咬下来不可,她恨极了子安,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

  老夫人抬起耷拉的眼皮,眸子里射出毒蛇一般的,“你们听着,皇后必定会问罪于她,若她活着出宫,三日之后,你便入宫去禀报皇后娘娘说那小急病身亡,如此皇后娘娘便知你的心思。”

  “是,儿子知道了。”没错,宫中也只是需要一个人来交代,死了人,皇后娘娘就能息怒了。

  子安跪在夏家祖先的牌位前,盯着那一个个的牌位,那些牌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她一字一句地说:“你们就看着,看着我怎么把夏家闹个天翻地覆,为死去的夏子安报仇。”

  今日并非是不可,而是不能,因为,以她的能力,还不足以跟整个相府抗衡。

  看到有人给你推木兰无长兄,我就不推荐了,总体来说我是偏好这种大女主风格的。这种大女主倒不是说女主非得女强能打什么的,但是最起码要有的人格,有自己的星辰大海。

  老公死了我登基,很奇怪这本书竟然连个水花都没有,我前两天刚看完,女主出去,能打,开国女太祖的成长史。虽然有些bug但是能接受

  疯丢子的外星人系列,比较火的是同学两亿岁,我觉得更好笑的是颤抖吧,ET。外星人成为了古代大宅院里的傻子庶女,当年看的时候笑的我泪花都出来了,宅斗手段都成了媚眼抛给瞎子看。她的二战系列的也好看,百年家书和战起1938,有种别样的厚重感。

  《穿越之长嫂如母》,虽然是穿越,算是种田文,会写到一些做菜或者做生意的,没什么强大的金手指,靠自己努力家人扶持,也没有什么,平淡安稳的比较多,一些家长里短之类的,结局也是美好的,不虐。

  《之妹》,一个穿越到自己写的小说里的女主,跟书里最大反派在一起了,没有傻白甜,也不虐,短篇的,可以考虑一下。

  《朕的前夫是太尉》,不算穿越,好像是个文,推荐的原因主要是男女主相守的感情比较动人,评分不错,都不傻白甜,也没很多,觉得可以看看。

原文标题:有什么好看的穿越小说有哪些好看的穿越女主小 网址:http://www.buycialisonlineovernight.com/yulepindao/2020/0326/657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