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uycialisonlineovernight.com

《田间欢》番外

  一连几天顾来比往日更沉默,自从嫁给他两年以来他原本也说不到几句话,农妇并未在意。今日是镇上赶集,农妇背上背着儿子,早早东西去了镇上,如今镇上早已通了车,来回很方便。

  顾来仍旧是沉默的编织着手中竹篾,午时日头渐大,空气仿佛都弥漫着一股蒸腾的热气,可顾来似乎毫无感觉,连头都没有抬过一回。

  眼前了一团阴影,慢慢靠近,在他面前停止。他有些预感,可还是没有抬头,只是手中竹篾无法再编织下去。

  两人都没有再动,时间仿佛停止在了这一刻......良久,终是周语先开了口:“我已经嫁到雀儿沟,我就是雀儿沟的人,你想让我去哪里?”

  顾来仍旧没有说话,可手中的竹篾却越捏越紧,手臂已微微有些颤抖。周语接着说下去:“这回,换我来等你。你说过伺候我一辈子,你忘记了吗?”周语眼神虔诚,即使顾来并不看她,她也不催促,只是慢慢蹲了下来,静静看着他。

  周语眼睛盯着他快被竹篾压到不过血的手,用自己的手去牵他。可他只是紧紧握着竹篾,不肯松开。周语执意要牵到他,不停与他做着,可她的力气,又怎么比的过顾来,不仅没有把他的扯开,反而被竹篾上的倒刺划了一下,手指立时流出血来。

  顾来终于抬头,神情紧张,欲言又止。手指的血流的不多,没多久自己会止住,周语没有理睬,继续去牵顾来,这回很容易便牵到了。

  周语眼神温柔,嘴带微笑:“现在你伺候不了我了,换我来伺候你。婆娘伺候丈夫天经地义!”

  顾来那双被风雨过不再年轻的眼睛终于看向了她,与她对视。他仍旧没有说话,可双眼却弥漫着雾气,眼神也不再干枯。很快,他又低下头去:“都已经过去了,我已经有了妻子和孩子,你走吧。”

  他的手还被她牵在手中,他的头低着,周语没办法看到他的神情,可竹篾上慢慢滴下了雨滴。

  她再也不住,用力将身体扑进男人怀里,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眼泪也早已控制不住:“不管你说什么我也不会再走了。顾来,当年你等了我那么久,现在换我来等你,如果你不想我再孤独,你就回应我。如果你真的不再爱我了,我也不会走的,这辈子我是你的人,死我也是你的鬼,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我就在老屋住着,陪着你!”

  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又仿佛只过去了几分钟。男人粗粝的双手,终于抬起,虚虚环住了她.......

  九区水库如今家家户户已经有了自来水,大部分人家也已经有了洗衣机,可年纪大些的妇女仍旧还是习惯往河边洗衣台洗衣服。三两邻里一起聊天说话,也是一桩乐事。

  “你听说了没有哦?顾老二以前跑了的媳妇又回来了,全儿都气回娘家了。”妇女搓着手中的衣物,与旁边蹲着的女人说道。

  女人对这个话题也很好奇,在地方狭小的九曲水库,一件这样略带桃色的新闻,已经足够激起巨大水花,“听说了啊,谁还不知道,都已经回来半年多了,就你刚打工回来才刚知道,这件事情早都传的沸沸扬扬了。”

  另一人笑着问道:“那现在怎么办?这顾老二岂不是好福气了?听说他回来的这个媳妇长的可漂亮着呢!两个老婆,左边一个右边一个,真舒服哦!”言毕,众人顿时一齐哄笑起来。

  最开始话题的妇女又接话过去,“这顾老二赔了那么多钱,他那老婆能不回来吗?这么大块的香饽饽,她舍得吗?当初肯定是嫌他穷,才跑了那么多年,如今发达了,就回来了。”

  旁边蹲着的女人有些不同意了:“诶,好像不是这样吧?我听全儿娘家姐妹的邻居说,当初好像是这个媳妇欠了别人钱,还不起,顾老二的赔偿款都给她还钱去了,现在这个媳妇又发达了,带了好多钱回来呢。前段时间全儿他舅舅和外公过来闹,逼他们离婚并赔偿损失费,这个媳妇给了他们50万呢!他们一家人拿了钱乐颠颠的就回去了。”

  妇女惊讶的衣服都不洗了,“真的假的?照这样说,这个媳妇不是为了钱回来的?”

  另一人接道:“是真的,这事儿我也知道。现在顾老二和全儿已经离婚了,全儿不肯要全儿,说是带着娃儿不好再找,如今拿着50万回娘家,想嫁什么人嫁不到,何必硬要跟着一个残疾,日子好过着呐!”

  。。。。。。。。。。。。。。。。。。。。。。。。。。。。。。。。。。。。。。。。。。

  几个月下来,顾来似乎与过去有些不一样,具体哪里不同也说不清楚,只是感觉更加,如同历经沧桑的老人,重返年少。

  周语站在顾来边上看着他慢慢的来回,屋里一只小恐龙在他的小床上呼呼睡着午觉。

  装假肢已经四个来月,周语积极的为他做着康复训练,如今他已经可以不用她的搀扶,自如的来回行走,只是还不能走的很快,不过医生说照这样下去,很快可以和正一样,只要不要太劳累,不长时间行走和运动,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周语回屋把早已做好的饭菜端出来,然后回身叫醒小恐龙,小恐龙朦胧惺忪睁开双眼,抬起小手揉揉自己的小眼睛,听话的站了起来。

  周语给他新买的恐龙连体衣服很合身,还托着一个长长的尾巴,走时尾巴一摇一摆,很是可爱。

  一家三口坐下吃饭,饭菜是顾来做的,三菜一汤,都是周语爱吃的菜。原本这项活计应该是周语做,可顾来怎么都不肯,除他做不了的事物外,绝不同意让周语沾手。 如今他可以站立行走,更是里外都揽了下来。

  顾来给周语和顾全夹菜,对比家的孩子,顾全性格遗传了,腼腆内向,乖巧懂事,吃饭也一向很乖,无需多加操心。但周语今天胃口却不是太好,吃了两口就说有些反胃,不肯再吃。

  顾来有些着急,也放下碗筷,那双仿佛重新活过来的漂亮深邃的大双眼皮紧盯着她,“是我今天做的不好吃吗?那你想吃什么?我重新去做。”

  周语轻轻笑了,什么也没说,只是俏皮的抬眼望住他,吊起的眼尾与翘起的眉梢别具风情,也着她的好心情。

  周语嘴角越开越大,终是不住笑出声,双眼弯成月牙儿,“看你蠢得,你又要做爸爸了!”

  顾来惊讶的猛地站了起来,双腿因为起的有些急,传来些许痛意,可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一步冲了上去紧紧的抱住她。

  全儿啊的一声用小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只是小手却还开出一条缝,歪着脑袋悄悄偷看。

  此生,得你所爱,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所幸,并未你太久,还有余生那么长.......

原文标题:《田间欢》番外 网址:http://www.buycialisonlineovernight.com/yulepindao/2020/0318/418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