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uycialisonlineovernight.com

法国等国与其殖民地分家,为何英国却能撤得“

  摘要:二战后,法国、葡萄牙等主国与殖民地经历了旷日持久的战争,国家为此耗尽国力,也随之,而英帝国的解体整体上却非常体面。此种不同,显然与英国精英的明智态度有关。

  与殖民帝国解体的方式有一些不同,英帝国的解体多数情况下呈现为和平交接,的方式相对较少。

  通观英帝国解体的全过程,可以看出,英国在南亚、东南亚、非洲、加勒比海、太平洋、印度洋等地的殖民地进程基本是和平的交接,只有在中东等地区,才出现的方式。

  (《英帝国史》(八卷本),主编:钱乘旦 作者:姜守明、黄光耀、张亚东、郭家宏、张本英、张红、洪霞、周,江苏出版社,2019年10月第1版)

  也就是说,英帝国解体过程的整体特色是夹杂有的体面撤退,和平交接为主,为辅。这种情况,与殖民帝国明显不同。二战以后,法国、荷兰、比利时、葡萄牙等老牌殖家的殖民帝国纷纷解体,但此过程中的色彩相当突出,殖民地往往经历的战争,有些战争旷日持久、,例如印度战争、阿尔及利亚战争、莫桑比克和安哥拉的游击战争等。相比之下,英帝国的解体就比较平和,而英帝国又是所有殖民帝国中体量最大的一个。

  阿尔及利亚战争是阿尔及利亚争取的武装与法国之间的战争,战争从1954年持续到1962年,持续8年。图为在阿尔及利亚的法军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显然与英国精英的明智态度有关。法国、葡萄牙等殖国与殖民地经历了旷日持久的战争,两国都为此耗尽了国力,国家也因此。

  而英帝国解体对英国的冲击常有限的。这一特点与英国决策者能够应时而变有关,在发现无法实现自己的目标时,英国了殖民地民族主义者的要求,一方面允许殖民地,另一方面尽可能了自己的利益。

  下面三个因素促成了英国的转变:

  其一,英帝国从英国维持大国、强国地位的工具转变成国家的负担累赘。英国起初认为维持帝国可以巩固自己的大国地位,因而一方面通过帝国加强自己的防务战略优势,另一方面通过殖民地经济为恢复英国经济服务。但是,经济的方案失败了,加强防务的努力同样也失败了,而英国与欧、美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帝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1972年1月22日,英国首相爱德华 希斯签署文件,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

  事明,帝国不再是大国地位的工具,它反而成为展示英国软肋的窗口。在巴勒斯坦,由于美国的卷入,英国被得筋疲力尽;在苏伊士运河事件中,由于美苏的夹击,英国最终无条件撤军;在亚丁,英国被民族主义者赶了出来;而南罗得西亚单方面宣布后,英国的也表现得非常明显。

  1956年,在埃及的英国空降部队

  这些事实表明英帝国已经不再是力量的体现而成了英国的累赘,在这种情况下继续维持帝国就很不明智了。英国加速从加勒比海、太平洋的殖民地撤出,就是这一逻辑的结果,用加拉格尔的话来说就是,“我们不玩了”。

  其二,非殖民化被证明是一种策略,英国通过形式的让步可以换取实质利益,正如麦克米伦报告所言,“更早而不是更迟的会更好地英国的外贸利益”。实际上,不仅仅是外贸利益,英国的、经济、军事等方面都没有因为殖民地的而受到重大影响。

  如果殖民地的后英国仍可维持其影响力并且从中获取好处,那么就没有必要继续维持殖民,相反,可以通过“主动退出”获得民族主义者的好感,而维持英国的影响。在英帝国解体的后期,特别是20世纪60年代后,英国实际上在主动地推动殖民地的。与此同时,英国试图“通过另一种方式对之影响”,就此而言,非殖民化变成了一种新的手段。

  其三,英联邦这种机制使英国对自己的未来抱有很高的期望。虽然英联邦最后并没有成为英国大国地位的工具,但是在很长的时期,英国学界与的精英却固执地认为,实现英帝国向英联邦的转变可以延续英帝国的,继续为英国的大国战略服务。

  英国首相艾德礼

  艾德礼是这一思想的代表人物,他认为,英帝国在新时代是很难延续的,只有把英帝国转变为英联邦,历史频道英国的利益才能得到更好地。对英国的许多家来说,从英帝国转向英联邦并不是衰落的表现,而只是英国战略的调整。正是这一思想使殖民地的在许多英国家看来并不那么痛苦,由此而愿意在不可的潮流面前撤出殖民地。

  尽管如此,殖民地通过战争获取的案例还是存在的,英国在中东地区的经历就是典型。在南亚、东南亚、非洲、西印度群岛等地区,殖民地的进程之所以相对和平,是因为英国愿意在殖民地的进程中平衡自己的利益;而在中东,英国把殖民地的与自己的战略利益完全对立起来,并把自己的战略利益于殖民地之上,这才引发了。

  

  也就是说,如何权衡英国的利益决定了英帝国解体的方式,当英国认为自己的利益与殖民地绝不相容时,它就会殖民,而殖民地民族主义者就会采用的手段英国的殖民;反之,当英国认为殖民地的并非完全不可接受,从而调整政策并最终接受殖民地民族主义者的要求,殖民地的就会以和平交接的方式进行。

  最后,英帝国的解体不是主观因素而是客观因素决定的,不是偶然因素而是必然因素的结果。

  英帝国相对和平的解体给留下了遐想的空间。加拉格尔教授认为英帝国的解体是一种或然的结果,由英国调整政策所致。其言外之意是,如果英国想继续维持殖民地,英国就可以这样做。

  罗宾逊教授与易斯教授沿着这一思推论,认为非殖民化只是另一种形式的。这种对英国主动性态度的强调深刻影响了后来的学者,英帝国解体的主观性与或然性的观点非常流行。但正如本卷的研究所示,这一结论有待商榷。

  纵观英帝国的解体历程,英国经历了一个从自信满满到信心消逝的过程。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之后,英国的殖民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但英国用娴熟的手段解决了这些问题。在那些以争取的殖民地,英国采取以退为进的方针,通过来抚慰民族主义者。

  在那些处于经济与困局中的殖民地,英国采取了崭新的发展战略,不仅要发展殖民地的经济,而且要用英国的资源来推进殖民地的发展。这一新的发展战略是一种自信的表现,虽然英国在国际舞台上步履维艰,但在殖民地问题上却是自信满满。英国认为只要自己努力,殖民地可以任由自己安排。

  在艾德礼初期,英国仍然认为自己是殖民地命运的者,殖民地的发展要由英国来主导。英国把殖民地划分为适合于和不适合于的两种类型,并对殖民地的径予以设计。这样的自信很快遭到了挑战,印度的并非英国所能控制,印巴分治成为英国政策失败的明证。

  真纳(左)和甘地(右)

  而在,英国的态度了激进民族主义的发展,最后冲破了英联邦的。连一直非常温和的锡兰也不是英国可以随意处置的羔羊,英国在那里也遇到了麻烦。

  1951年保守党上台后,英国仍然维持了艾德礼初期的那种自信,这一态度使英国陷入了更多的灾难。在马来亚,英国与马来亚的斗争旷日持久;在埃及,英国遭受了苏伊士运河事件的耻辱;在塞浦斯,英国面临活动的;在肯尼亚,英国不得不出兵对付茅茅运动;在英属圭亚那,英国决定对民族主义的开刀。

  按照中国古代哲学家对明智的解释,明即是了解自己,智即是了解他人。英国在二战后的很长时间似乎都是不智的,换言之,历史频道它不知道殖民地的到底想要什么,或者说,它仅是想当然地认为殖民地的要求应该服从英国的经济与战略需要。从这点来说,史专家廷克的看法常正确的:伦敦的领导者对殖民地而言完全是陌生人。

  但是当殖民地的民族主义者变得难以驯服时,英国逐渐过来,开始根据殖民地本身的情况来制定政策,英国开始变得有智慧了。到麦克米伦时期,英国自信满满的态度不复存在,麦克米伦很快认识到殖民地发展的主动权在民族主义者手中而不是在英国手中。

  哈罗德·麦克米伦,1957年-1963年任英国首相

  1966年发布的防务报告表明,英国不会再仅仅根据自己的主观态度将其战略要求于那些殖民地。威尔逊时期,英国变得更加聪明了,因为它更深刻地了解了自己。英国没有那么强的能力去殖民地,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力让殖民地遵循自己的思行事。威尔逊决定撤出苏伊士运河以东防务,在南罗得西亚问题上也表现得极其消极。虽然可以英国未尽其责,但英国至少是在明智地行事。

  是什么因素导致英国从昔日的盲目自信明智行事呢?

  英国的实力不足以处理殖民地问题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已经严重削弱了英国殖民的根基,英国与殖民地经济互补的格局遭到。而在德意日的挑衅面前,英帝国在许多时候捉襟见肘,如果没有美苏的参战,英帝国可能早就被踏得粉碎。

  美苏争霸

  美苏的卷入最终了英帝国,但二战也耗尽了英国的国力,战后英国经济虚弱,直接影响了英国的殖民政策。由于没有足够的资源来重新征服印度等殖民地,历史频道英国只能向民族主义者。

  在、巴勒斯坦、埃及、肯尼亚、南罗得西亚等地,民族主义者的使得的代价极其高昂,茅茅运动就是典型的事件。这一事件后,英国一想到为了民族主义者的起义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它强硬的立场很快就了。

  另一原因是战后两极格局态势逐渐磨灭了英国的自信。英帝国史专家认为,非殖民化不过是新时期国家对范围的重新划分。这一观点颇具意义。战后的大国范围是在两极格局下划分的,英国试图建立以自己为主的世界第三极,但英国的衰落却注定使达成这一目标困难重重。

  1949年加入北约是英国尝试建立第三极力量的重大挫折,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事件则终结了英国的这一构想。在一个两极世界里,英国的衰落正是英帝国失败的根本原因。

  赫鲁晓夫访问埃及

  范围是一个非常现实的概念,对美苏来说,它们固然要界上地区扩张自己的,但对那些被影响的弱国来说,它们同样有选择的余地,在美苏争霸日益激烈的时刻,向它们靠拢意味着更多的经济与利益,为什么要牢牢贴紧没落的英帝国呢?这就是战后许多国家包括英联邦国重新站队的基本原因,也同样是英联邦失败的根本原因。

  艾德礼把英联邦塑造为一个强大共同体的梦想无法实现,实际上,英联邦国的增加与凝聚力下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英联邦日益成为争吵、力量虚弱的代名词,到最后为一个体育盛会。

  曾几何时,英国家理直气壮地说,英国界各地抢夺殖民地是、文明,那种高昂的优越感何等不可一世。但是二战之后,世界改变了,白人文明的说法再也难有召力,反对殖义成了的制高点。“殖义在其一切表现中是一种应当迅速予以根除的”,“遭受外国的征服、和剥削是对基本的否定,是对的,是对促进世界和平和合作的一种障碍。”

  1944年联邦国的首脑会议,五个创始国(英、加、澳、、南非)首脑合影

  现在,只要与反殖义联系在一起的事业,就跟站在了一起,甚至以前的殖民者也开始为殖民政策感到羞愧。在亚非会议上,反殖义是会议的主题。在非洲,由加纳的泛非主义旨在反对殖义。在中东,由纳赛尔领导的泛伯主义也致力于中东地区的殖义。

  比利时在为本国殖民政策的一位高级观察员这样评论:“反殖义倾向的民族主义已成为我们时代的主要力量,近年来,它已发展到这样一种程度,它使无论在非自治领内还自治领外,殖民强国不再能够使用极权手段。这一压力正变得不可抵抗。”

  英联邦会旗

  当然,这位比利时人也许心怀不满,但他的话却与事实不远,反殖义、争取民族已成为世界性潮流,殖义成为过街老鼠,殖义的时代真的结束了。当麦克劳德决定时代潮流加速殖民地的进程时,当威尔逊在国际上似乎是无所作为的时候,英国家开始明白由英国主导的殖义时代已经终结了。

  在这样一个时代,如果英国能够时代潮流调整自己的政策,英帝国的解体就以和平的方式进行,英国的收获也许比失去的更多。反之,如果英国不顾世界潮流,逆势而行,英帝国的解体就以战争的方式收场,英国失去的东西一定比得到的多。

  英帝国的解体证明了一个道理:在反殖义的历史大潮面前,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因此,英帝国的解体不是主观的而是客观的,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

  (本文摘自钱乘旦主编的八卷本《英帝国史》中的第八卷,江苏出版社2019年10月第1版。内容有删改。经出版社授权刊发。)

  主编简介

  钱乘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科学委员会历史学学部委员,国家科学金专家评审组,中国英国史学会名誉会长,英国皇家历史学会通讯会士,大学学位委员会委员,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院长、博雅讲席教授。长于英国史、现代化和世界近现代史研究。著作有《在传统与变革之间:英国文化模式溯源》《第一个工业化国家》《现代国家之》《二十世纪英国》,主编有《世界现代化历程·总论卷》《英国通史》《英帝国史》等;译著有《剑桥艺术史》《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帝国斜阳》等。

  部分作者简介

  姜守明 南京师范大学发展学院历史学教授

  黄光耀 江苏第二师范学院教授

  张亚东 湖南工业大学纪委、教授

  郭家宏 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张本英 安徽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张红 学世界史专业副教授

  洪霞 学世界史专业副教授

  周 华中师范大学与国际关系学院国际事务所副教授

  这里是每天带给你惊喜的小石头

原文标题:法国等国与其殖民地分家,为何英国却能撤得“ 网址:http://www.buycialisonlineovernight.com/lishipindao/2020/0319/451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