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uycialisonlineovernight.com

美团第一个十年,科技频道是最好还是最差?

  原标题:美团第一个十年,是最好还是最差?

  3月4日,美团迎来了自己的十周年纪念日。或许是因为近期形势特殊,美团方面并没有大肆的庆祝,至今也只传出了王兴发布的一封内部信。在信中他针对美团前十年的经验进行了总结:大的友好+团队的努力,并表示在未来的十年里,将会在研发方面加大投入,让科技更好的普惠产业发展。

  在这封内部信中还这样写到,“十年来,中国城镇化率过半, P中服务业占比过半,互联网用户数超过总人口的一半,这是中国生活服务业蓬勃发展的时代背景,也让我们在生活服务业数字化这一领域有了巨大的机会”,以及“十年一瞬,以客户为中心、有耐心、做正确的事而不是容易的事、拥抱变化、每天前进三十公里、我不会但我可以学、苦练基本功……这些我们相信的,是十年来我们一前行的航标,也将继续我们远航。”

  虽然看着有股成的味道,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通过个人与团队的不懈努力,实现成功上市,平台成为行业中新一极等等,科技频道显然是很多创业者最想要听到的故事。不过如果你真认为美团的成功,只是如王兴感叹的那样,那么你很可能会变成成镰刀下的羔羊了。虽说道理确实是那个道理,但在王兴简短的内部信中,无疑也省略了太多穿插在这十年间的明枪暗箭和恩怨情仇。

  从我们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在美团过去的这十年中,显然并非因为外部的变化与自身相加,就能简单获得胜利,而是同样充满了味、宫心计,以及自身业务不断扩张的庞大“战争”。

  【过往十年,美团做到的不仅仅是“努力”】

  圈内一直有段戏言称,红杉资本与Facebook命中“相冲”,它不仅在海外投资中错失了Facebook这支超强潜力股,在红杉资本中国也最初错过了王兴的校内网。但好在这次的擦肩,让红杉资本对王兴有了更多的关注,所以在其设立美团之初就立刻得到了对方的关注。从2010年开始到2016年,美团从A到E轮的中我们也都能看到红杉资本的身影,因此毫无疑问红杉资本对美团所作出的贡献不言而喻。

  但是红杉资本作为弹药库,并不意味着美团的发展就能一势如破竹。到了2010年,团购模式的价值逐渐被互联网行业发现,一时间也引发了大量的企业入局,有资料显示,2011年左右中国市场的团购企业数量就已经超过5000家,这也造成了名副其实的“千团大战”,并演变成为国内互联网行业中极为惨烈的一次淘汰赛。到了2013年,随着实力良莠不齐的企业被筛选过后,团购领域又迎来巨头入场,其中例如百度的糯米、阿里的淘点点,以及腾讯入股的大众点评,对于那些活下来的团购平台来说相当于是刚从血海中杀出,就又要面对巨头的绞肉机。

  而美团在当时的应对,如今看来似乎也显露出它“不够”的特点。2013年11月美团外卖正式上线,但这次业务边界的拓展却使得美团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成为了没有感情的烧钱机器。从美团方面公开的历程中,其团购业务站稳脚跟的2010年-2013年期间,科技频道也只从VC手上拿到5500万美元,但是从2014年开始直到Pro-IPO为止,仅是披露了交易金额的就高达98亿美元,其中最大的两笔集中在2016年(33亿美元)与2017年(40亿美元)。而这段时间也正是外卖补贴最为凶猛的阶段,当时甚至出现在平台上买一份豪华午餐加上派送费,比在线下实体店购买更便宜的现象。

  与正面战场厮杀同时进行的,还有着大佬在幕后的觥筹交错。自2015年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为“新美大”之后,美团的血液中就多了腾讯的资本,而这也为后来王兴联“腾”抗“里”打下了基础。

  虽然至今还无法确认,美团与阿里系究竟是何时闹出的矛盾,不过王兴本人倒是屡屡在公开场合吐槽对方。不过吐槽归吐槽,王兴对阿里的“战斗力”还是相当尊敬,要不然在当时也不会费尽心力挖走对方的“中供铁军”,时任销售副总裁的干嘉伟。当时业内推测,王兴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只做“阿里系”的一部分,而是想要将边界拓展至成为互联网行业的新巨头。而当时在互联网行业中,能够与阿里相提并论的也就只有腾讯了。

  但是与腾讯的合作对美团来说,显然并不意味着抱上了“人傻钱多”的大腿。在2017年乌镇互联网大会的“东兴宴”之后,一直希望拓展出行领域的美团,在2018年4月宣布全资收购当时共享单车行业的代表企业摩拜。在后期美团方面发布的财报中显示,当初收购摩拜的37亿美元中,有82%买的其实是“商誉”。

  事实上对于“商誉”这个词,除了可以作为品牌价值来理解之外,有些金融行业相关人士甚至会将其含糊的解释为“脸的价值”。在摩拜的“脸面”背后,其最重要的股东之一显然就是腾讯和红杉资本。但时至今日,美团的财报享单车乃至出行业务一直保持亏损,昔日的野心如今又似乎成为了弃之可惜食之无味的鸡肋。

  【出行已成为美团布下的又一手旗子】

  在如此错综复杂,甚至有些惊心动魄的十年中,美团的经历显然不能用一句“不懈努力”来总结,而同样,在美团即将面对的未来中,科技研发也不会是万能药。虽然业内对于美团未来的发展道各有说辞,但在众多意见中相对的一点在于,无论是内部信中所科技研发投入的加大,还是美团这个平台本身对业务扩展的向往,又或者是王兴成为互联网行业新一极的想法,从本质上暂时都还有赖于美团外卖这头吃草产奶的现金牛。

  2019年11月,美团公布了其2019财年的Q3财报。其中显示期内营收275亿元币,同比增长44.1%,其中餐饮外卖业务保持强劲增长势头,营收为156亿,同比增长39.4%,交易金额同比增长40.0%至1119亿元,订单量也同比增加38.1%达25亿笔,再次实现季度盈利。按照占比来算,餐饮外卖的营收如今占其总营收的56.7%,同时也是美团在财报中唯一提到了“盈利”的主要业务。这显然也就意味着美团的未来能够走多远,除了以王兴为代表的高层决策之外,还取决于这头现金牛的发展态势。

  只要能够了餐饮外卖这头现金牛的健康,无疑就给了美团业务边界不断拓展的可能性。实际上,即便共享单车每季度带来的亏损都是财报中的阴霾,但在实际运营中,美团依然没有放弃在出行领域的扩展。在近两年以来,美团将原有的摩拜团队近乎拆分完毕,新的共享单车也换上了“美团黄”,而在四轮出行领域里虽然不再如往日那般进行大幅补贴,但依旧在稳步运转以等待时机。

  【未来十年里,美团能否保住餐饮外卖的优势】

  我们常说国内的互联网行业是个圈,但这并不是说市场小,谁伸个懒腰就能把人碰倒一片。而是在国内市场,先烧VC的钱为用户提供免费服务,将平台做大,当市场初步培养起来之后,由巨头接盘转型或者联动业务进行盈利,此前几乎已经成为了业内常见的固有模式。在这种模式下,企业做大到一定程度必然会面对“广撒网”的资本方,而美团也在目前最重要的餐饮外卖业务线,里遇上了“老熟人”阿里巴巴。

  2018年4月2日,阿里并购了外卖市场的另一巨头饿了么,从此成为饿了么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弹药库,同年10月,阿里方面又宣布饿了么和口碑合并组成本地生活服务平台。而这个本地生活服务也明确了未来的目标——重新定义城市生活。擅长电商和处理商家关系的阿里,要在本地生活领域直捣美团点评的黄龙,口碑、饿了么、淘票票,以及盒马鲜生等一众服务所组成的“围剿”大军,显然已经成为未来美团在发展过程中可能面对的最大。如果让对手将本地生活的网织起来,在取得市场优势之后,对于美团来说可能就等于被“偷家”了。

  2019年的1月,王兴突然在社交平台中感叹,“听到一个段子:2019可能会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因为王兴并没有对这句话进行评价,因此不少观点认为这句话既是在说整个互联网行业大,也是在说美团自己。而从行业大来看,过去的一年确实被业界称之为“寒冬”,众多企业纷纷“结构优化”并精简人员。

  但是如果站在美团的角度来看,这句话似乎总有哪里不对。回首过去十年间的厮杀、再看如今已实现盈利,以及贯穿整个十年的业务边界拓展,2019年怎么看都不像是美团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如此看来,科技频道这句缺少主语的段子,似乎更像是王兴说给行业中的跟风者,尤其是那些目前依然靠to VC模式烧钱的同行听的,而美团自身则可能依旧“野心勃勃”。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原文标题:美团第一个十年,科技频道是最好还是最差? 网址:http://www.buycialisonlineovernight.com/kejipindao/2020/0310/1388.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