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uycialisonlineovernight.com

陆道逵马里兰大学首位华裔校长:我本可以成为

  近日,在一份声明中,马里兰大学,“大学就应该包容不同的观点”。这当然是好事。然而,这学校的真实作为,却又似乎与此背道而驰。

  讲真,有人向往生活,乃至认同,哪怕在大部分人明显改善生活条件的今天,也不足为奇。

  毕竟,陆道逵随着一代代年轻人的成长,哪怕不用走出国门,一些“外国的圆月亮”也在

  但今天要说的,却是一位最早走出国门的“先辈”

  马里兰大学建校150年来首位华裔校长陆道逵(Wallace Loh, 陆)。

  战争结束那年,陆道逵出生于上海一个大户人家,本有大笔遗产可继承,但历史舞台突然变换主角,他随父母迁往秘鲁。

  再后来,他前往美国求学,开始适应和融入这个“耳目一新”的新文化

  我本可以成为上海的特朗普,这是这位陆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他本该拥有一群仆人,继承一大笔遗产

  1945年,陆道逵出生在中国的一个大户人家,他的祖父在上海市中心拥有五处,作为家中的独孙,陆道逵理所当然是大笔财产的继承人。

  但危机在陆道逵4岁时(1949年)到来,在他看来,这一年,取代了国民的。作为国民的一名外事工作者,陆道逵的父亲很可能会被。

  于是,他们全家申请避难,最终来到秘鲁利马,他们原本奢侈的生活,也被茫茫未知所取代,没有工作,没有钱,前途一片灰暗

  和许多秘鲁的中国一样,陆道逵的父母在当地开了一间小杂货店,他们从来没有做过像样的生意,但还是东拼西凑维持拮据的生活。

  在小店后边,他们垒了几堵墙,搭上个顶,这样既当卧室,又当餐厅,需要时客串浴室,陆回忆道,当时外面尘土很大,里面靠煤油灯照明和取暖。每天放学,陆道逵就到店里帮忙,搬货、称重、收银一直干到晚上十点。

  这种单调生活持续到了陆道逵15岁高中毕业。比起日复一日地经营杂货店,父母对他有更高的期许。陆道逵向一堆美国大学寄出了申请,最终被爱荷华卫斯理学院录取。临行,父母给了他300美元生活费,这是他们这些年来所有的积蓄,希望他开创一片新天地。

  陆道逵就这么来到迈阿密国际机场,他看到来来往往的人们一架“会动的楼梯”,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从来没有见过。

  他在那儿遇到了一连串新挑战,难懂的课程、奇怪的风俗、大堆难以完成的作业,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洗衣服。

  陆回忆说,在秘鲁,无论多穷,每家都会有一个女仆,女仆很便宜,而且会干包括洗衣在内的很多杂活。所以他问自己的室友,仆人什么时候来洗衣服。

  “仆人么”他的室友说道,“你得去见这所大学的仆人头领,不过在这个国家,我们不把他们称作仆人,而是叫作主任。”

  于是,从未听说过洗衣机的陆道逵带着他的脏衣篮来到了主任的办公室,把他的一堆脏衣服全倒在了这个从来不笑的老女人的桌上。

  主任严厉地盯着陆道逵,窗来学生的偷笑,陆的室友也在里面。最终,系主任收下了陆的脏衣服并让他几天后再来,他再去的时候,衣服已经洗好了。

  幸运的是,陆道逵没多久就理解并适应了美国文化。今天,当陆道逵公开或谈及大学目标的时候,总是不可避免地会提到创新和企业家,这是所有美国主流人文大学的基石。

  这也是为何马里兰大学在2012年与全球33所学校一起参与线上教育巨头Coursera组织的免费线上课程的原因。

  在一个勉强及格的第一学年过后,陆道逵转到爱荷华格林内尔大学继续研读心理学学位,随后他考上了康奈尔大学的心理学研究生。陆道逵

  1963年8月28日,马丁德金的运动达到,25万人街头。

  17岁的陆道逵并不了解马丁德金,但他想亲自体验一下的正被热议的。他搭车400英里,从哈佛校园(他正在此参加夏季课程)来到。

  陆道逵并不羞于抒发自己的情感,他谈到许多事情时都会流泪,这也包括“我有一个梦想”的。这场使他下决心研读法律学位并致力于推动变革。

  但读法律并不容易,1965年,他投出的所有申请都被各所法律学院。他不得不进入密歇根大学继续攻读心理学博士,陆道逵直到6年之后

  1971年,公动改变了整个国家,在平权运动的影响下,陆道逵最终获得哈佛和耶鲁的录取通知。

  当时,陆道逵本已选择哈佛,他将决定告知了耶鲁的招生官员。有趣的是,当时耶鲁大学让他在做决定前与一名实习生谈一谈,那个实习生,就是希拉里。

  希拉里当时对他说,想要经商和从政的人会去哈佛,而真正想研究变革的人,会选择耶鲁。在两个半小时的电话长谈后,陆道逵改变了主意,去耶鲁读书。

  随后他见到了希拉里,和她当时的男友比尔,这货当时的外还叫作“Bubba”。

  陆道逵再次见到“Bubba”,是在1990年,当时他挤在白宫外的人群中,抢着想要和当时的总统握手。

  当陆道逵拼命挤到最前面,他对说,“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我,不过,是希拉里帮助我上了耶鲁院。”

  陆道逵认为,他的前同窗是否真的记得他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在那几秒钟里,能够让人感受到全心全意的关注,这就是他能够成为一个伟大家的原因。

  于是陆道逵学习了的做法,无论谁找他,他都会停下与之交谈,甚至不会在乎开会即将迟到。无论他在开会、购物还是看比赛,他都会变成现场的大人物,他不会让任何一个人感到被忽略。

  “他是我的校长,我为他工作,”马里兰大学体育总监凯文安德森说道,“但他同时是一个好导师、好同事和好朋友。”

  在80年代做了一段时间之后,90年代陆道逵开始“平步青云”,他先后在大学院担任院长,在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担任副校长,为时任州州长骆家辉担任总监,在西雅图大学担任艺术与人文学院院长,在爱荷华大学担任教务长,目前,他在马里兰大学学院市分校担任首任华裔校长。

  “在现实生活中,陆道逵就是那种很内向的教授,他是真的内向,而不是包装,”妻子芭芭拉说道,“然后,到外面他就会变身成为一头动物。”

  当一名世界名校的校长,这是全美国最的“非”职业,陆道逵说道,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必须抛弃自己的性格特点。

  2011年,陆道逵成为首位就任美国大校长的华裔,还一度曾任前美国驻骆家辉的副手。

  比如,为了“包容”,校长邀请了某位大来

  而说到“观点多元”,学校的内部却收到这样的投诉

  今年2月,支持特朗普的马里兰大学学生投诉称,自己正在被学校孤立,他们的支持特朗普的海报被人撕毁,甚至有人因为支持特朗普而被同学唾弃和绝交

原文标题:陆道逵马里兰大学首位华裔校长:我本可以成为 网址:http://www.buycialisonlineovernight.com/caijingpindao/2020/0521/2156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